台灣的「阿甘正傳」─尤明.巴都~轉載自【中時人間】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01-20 14:58:54 / 個人分類:人文

  • 文件版本: V1.0
  • 開發商: 本站原創
  • 文件來源: 本地
  • 界面語言: 簡體中文
  • 授權方式: 免費
  • 運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台灣的「阿甘正傳」尤明.巴都~轉載自【中時人間】

作者/徐宗懋  (2003.04.03)

尤明.巴都現在住在中共離休高級幹部住的社區裡,不時接待台灣來的原住民訪客,這位傳奇的台灣原住民從失業青年、解放軍戰士、開國大典的台灣代表、「台灣特務」到「堅定的共黨分子」,一生中充滿了驚嘆,令人眼花撩亂,既是坎坷不已,也是豐富十足

田富達、原名是尤明.巴都,一個陌生卻非常值得一提的名字,二十歲那年,他就站在謝雪紅的身旁,帶著幾分羞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留下那張經典的照片。

一九四九年九月底,中共召開了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台灣方面是由謝雪紅領導的「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代表參加,一共有五個人:謝雪紅、楊克煌、偉光、王天強、田富達,這是參加中共建國大典的六位台灣人,被形容為新中國的開國元勳。謝雪紅等人具有豐富的革命經歷,「二.二八」在台中一呼百應,成為國府通緝名單的首犯,早為台灣社會所熟知,不過田富達是誰?事實上,這位以台灣少數民族代表身份在中共建國大典前夕發表關於民族平等演說的台灣人,三年前還徬徨地在台灣北部山鄉找工作,懵懵懂懂中竟被奇妙的歷史、奇妙的人生經驗推到北京皇殿跟前。今天,其他五位台灣人都已過世,只剩下他仍然健在,還能替時代留下自己的幾句話。

田富達生於北台灣的泰雅族部落。日據時期,泰雅族的反抗是最激烈的,因此受到的監控也是最嚴厲,族人的生活也是最困頓的。田富達家裡有八個兄弟姊妹,父母長期過度勞動,母親病死時才三十六歲,父親四十二歲時也倒下去。田富達說:「這是日本統治時代山地鄉的共同情況,不斷地勞動,卻沒辦法養活家人。」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以後,立刻到山鄉徵兵。田富達的村子不到五十戶,不過一百多人,卻連續被徵了三批。田富達的哥哥被徵去,穿著皇軍軍服揮別家人,從此就從世界上消失。小學畢業後,田富達就到工廠做工,日據時代,田富達面臨被徵調的危險;不過日本人投降後,他的情況也沒更好,因為國府基層接收人員拆掉工廠馬達,拿去大陸變賣,所以田富達也跟著失業了。

傳奇的台灣原住民

於是,田富達跟著一位朋友到台北找工作。這個朋友原來住的山區比較高,日本人雇他觀察美國飛機,看到美國飛機來,他就拉警報。現在日本人投降了,他也丟了飯碗。如此,這兩位失業的山地青年一起找活幹,途中看見國軍徵兵佈告,上面寫了四條:第一、每月工資三千塊。第二、可以學國語。第三、保衛台灣,那裡也不去。第四、兩年以後保證介紹職業。田富達看了這四條幾乎昏倒,因為以前每月工資只有三十塊,就可以養自己和弟弟,三千塊是什麼概念?大概可以買洋樓了。於是他跟朋友迫不急待地奔向徵兵站報到。一九五四年十一月,田富達正式穿上國軍軍裝,而且發現來當兵的無論是漢人還是原住民,都多少跟他做著一樣的白日夢,他們對中國政局一無所知,也不曉得中國大陸即將爆發大規模的內戰,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自己是被騙來了,那三千塊的工資完全是假的,一個月只有上海發行的三百塊的官幣,只能買八包煙。

不甘心上當被騙,大家都想跑,一堆人開始開小差。一九四六年九月,田富達終於跑回家去,在山上躲了一個月,部隊派人來抓他,都撲了空,後來改口告訴他家人,考慮到田富達需要養活弟妹,他們決定允許他退役,不過田富達必須先回部隊辦理退役手續,於是他又回去了,而且又是被騙了。一九四六年十二月,部隊宣布戒嚴,士兵被集合起來,帶上背包,一路坐卡車換火車,到了基隆即登上船。今天田富達回想,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他幾乎永別了家鄉。

田富達參加的第一場戰爭是在山東省的魚台地區,他們這一支部隊裡的台灣人占了百分之六十以上。戰況慘烈,老百姓的房子被炸得東倒西歪。共軍來勢洶洶,軍官叫他們撤退,跑了大約三十公里。隔天,共軍追到,下午五時左右,天空濛濛亮亮,旅長舉起了白旗,田富達成了戰俘。共軍先把戰俘集中起來,辦理登記,然後徵求他們的意見,願意留下來就留下來,願意走的給三塊大洋當旅費,去那裡不管。田富達心想,三塊大洋邊吃邊走只能到上海,人海茫茫,言語不通,能不能回台灣還是未定之數,不如留下來,日子還牢靠一些。田富達初到解放軍時是在劉鄧大軍第六縱隊第七旅,旅長是德生,部隊主要仍在山東進行運動戰。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部隊的所有台灣籍戰士奉令集中到團部開會,上級宣讀了中共中央剛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然後介紹了「二.二八事件」的情況,同時又說為了培養台灣籍幹部,軍政大學緊急招收台灣學生,於是十七旅的所有台灣戰士全被送去位於河北南宮縣的軍大,可以說,中共軍政大學設立台灣隊完全是「二.二八」的產物,田富達是農民、工人、少數民族,又受到過日本帝國主義和國民黨的迫害,他被設定的階級成份簡直是「紅透天」,在未來的台灣事務上,他注定要有很高的代表性了。

以探親的名義獲准返台

一九四九年九月,田富達,這位三年前還在山地鄉找工作的失業青年,帶著略為靦腆的神情,站到台灣老革命謝雪紅的身邊,並對包括毛澤東、周恩來等全體開國元勳面前,針對民族問題發表演說。或許對於幾年前的他來說,簡直匪夷所思。一九四九年後,田富達等台灣幹部的去處隨著局勢起伏,原本他們集中在上海,準備支援解放台灣,後來一部份又被派去支援朝鮮戰爭。一九五二年,田富達被調到國務院民族事務委員會工作,並以台灣高山族代表的身份四處視察訪問。由於身份特殊,中共中央首長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鄧小平等,他都接觸過了。尤其朱德是他直接的領導,周恩來特別關心少數民族問題。一九五六年春節,周恩來問他高山族在大陸有多少人?文化程度如何?田富達做了簡單的回答,周恩來立刻說,得想辦法讓他們有機會學習啊!於是田富達回去列了七十多人的名單,挑了六十多人,集中在中央民族學院的武漢分院,在那裡的政治系成立了台灣高山族研究班。根據田富達的統計,台灣來大陸的第一代高山族約在二百八十人左右。不過,文化大革命爆發以後,田富達的統計資料卻成了罪證,造反派指他收集機密資料,有台灣特務的嫌疑。

一九八年代,田富達在台灣的親友終於有人來大陸探親,就這樣他跟台灣的弟弟聯繫上了。一九八八年,兄弟們總算在北京重逢,田富達看著當年他做工照料的弟弟,轉眼間也已頭髮斑白。由於他在中國共產黨內擔任高級職務,台灣方面將他定位為「堅定的共黨分子」拒絕批准他返台探親,直到一九九七年,整整五十年又十個月,他才以探親的名義獲准返台。田富達回家時,他的弟弟並不在家,因為他跟漁公司簽了約,必須這個時候出海打漁,不然合約會取消,工資會沒有,所以沒辦法在家裡迎接久別的哥哥。看來,台灣原住民長年面臨的基本生活問題並沒有根本的改變。

尤明.巴都現在住在中共離休高級幹部住的社區裡,不時接待台灣來的原住民訪客,這位傳奇的台灣原住民從失業青年、解放軍戰士、開國大典的台灣代表、「台灣特務」到「堅定的共黨分子」,一生中充滿了驚嘆,令人眼花撩亂,既是坎坷不已,也是豐富十足。

 

TAG: 人文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日曆

« 2018-12-17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數據統計

  • 訪問量: 10921
  • 日誌數: 12
  • 圖片數: 109
  • 文件數: 190
  • 建立時間: 2007-01-16
  • 更新時間: 2008-12-23

RSS訂閱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