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中的恐怖結構─ 從麥卡錫主義到紅色獵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7-05-15 20:09:02 / 個人分類:人文

  • 文件版本: V1.0
  • 開發商: 本站原創
  • 文件來源: 本地
  • 授權方式: 免費
  • 運行平台: Win9X/Win2000/WinXP

冷戰中的恐怖結構從麥卡錫主義到紅色獵殺

/林深靖

 

 1950 6 25 日,韓戰爆發,距今 50 週年;1975 4 30 日,越戰結束,今年是 25 週年紀念。二次大戰之後,西、東兩大陣營對峙的局面在亞洲的韓、越兩國同時以國家分裂,南北對立的型式展開。這兩場戰爭是「冷戰」期間的「熱戰」,是代表「自由世界」的美國對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世界」執行「圍堵」( containement)政策的歷史見證。

和平不成,戰爭不像


 韓戰爆發,台灣隨即被劃入美國第七艦隊巡防保護的範圍,是圍堵共產主義的一個重要環節。在美國的保護傘之下,台灣當權者在政治上以「反共堡壘」自居,在軍事上則奉行美國軍令,以做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而自豪。「不沉的航空母艦」是美軍韓戰指揮官麥克阿瑟將軍的用語,他認為美國必須控制台灣,以便美國「用空軍控制自海參威到新加坡的每一亞洲海港」。越戰爆發,台灣則為美軍提供了最佳的補給、休閒服務。叢林戰場上飽受驚嚇的美國大兵,在台北中山北路的酒吧裡得到溫香軟玉的回報。海峽兩岸的分裂局面因韓戰而確立;越戰期間的酒吧文化則擴衍為意識型態上的親美(從臉頰直親到老二)、媚美(施政者以取悅老美為職志)習性,即使換了政府,阿扁還是以「讓美國滿意」為施政最高準則。美國永遠是必須巴結、依附的的主子。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其實在某種程度上參與了韓戰與越戰。


 台灣參與韓戰與越戰的另一個例證是:從 50 年代到 70 年代,除了烽火戰場上的血腥殺戮之外,從美國本土到由美軍所操控的南韓、南越領土之內,都進行著十分慘厲的「大清洗」運動:以肅清境內的「共產敵人」為口實,展開對所有左翼人士的檢查與清剿。任何人只要與社會主義沾上了邊,都可能被控以「通敵」的罪名,輕者飽受騷擾威嚇,重者屍骨不存。前線的戰爭狀態延伸為後方的全面整肅,情治單位不斷坐大,成為製造「白色恐怖」的大怪獸。而這一切,在台灣內部,被準確地複製。


 關於二次大戰之後的全球冷戰結構,法國社會學家阿宏(Raymond Aron)曾經以「和平不成,戰爭不像」(Paix impossible, guerre improbable.)來形容其詭異的狀態,一種窮兵黷武的和平狀態。「冷戰」的用語首先出現在美國,由先後擔任羅斯福總統和杜魯門總統經濟顧問的巴魯克(Bernard Baruch)所提出,後來資深記者利普曼(Walter Lippmann)廣泛使用而成為套語,利普曼還寫了一本書,書名就叫《冷戰》。1947 年左右,與冷戰一詞同時出現的還有「共產世界」和「自由世界」的對立命題。前者有時候也被「極權世界」或「鐵幕」(邱吉爾和杜魯門首先使用)等名詞所替代。當時美、蘇兩極化的衝突,除了軍事上的武備競賽之外,政治、經濟、文化、意識型態,都在鬥爭糾纏之列。而在語言學方面,美國即使不是大獲全勝,至少也是占了上風。然而,這種不假思索的道德化語言,卻也在「自由世界」內部產生極端緊張的社會關係! 回到宗教法庭的時代


 反映在美國本土的是麥卡錫主義所煽起的「獵巫」運動。1950 2 9 日,威斯康辛州選出的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在一個紀念林肯誕辰的聚會上發表演說,聲稱他手上握有一份 205 人的名單,這些人在政府部門組織了一個共產黨的間諜網絡,他們是侵害美國的叛徒,目的在擴大共產勢力,讓「自由世界」逐日退縮。


 一時之間,美國社會彷彿回到中世紀宗教法庭的時代,異教徒常被以巫師、巫婆的罪名投入火堆。麥卡錫並沒有創造麥卡錫主義,他只是以最粗暴的語言激發潛藏在美國社會內部的不安。其實,早在 1946 年,杜魯門總統就成立了一個特種委員會,專門調查聯邦公務員的「忠誠度」,凡有「安全顧慮」(security risks)者動輒被解職(最近的「文和案」,彷彿又看到這個委員會的影子)。司法部門列出「顛覆組織」的名單,這些組織的成員及其友人都被預設為「嫌犯」,同時也是聯邦調查局(FBI)監控的對象。麥卡錫的數字就是來自情治單位的調查資料。


 從 1947 年到 1954 年,共有 1054 位公務員遭到解僱的命運。即使在好萊塢電影圈也是人人自危,賈利古柏(Gary Cooper)、華特迪斯耐(Walt Disney),乃至當時擔任演員工會主席後來幹上美國總統的雷根(Ronald Reagan)都曾被迫做清白的表態。有多位引用《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保障而拒絕做交代的演員,後來被送進了監獄。即使像卓別林這樣的喜劇大師,也被迫離開居住了 41 年的美國。


 「自由世界」與「極權世界」之分形成一種語言的污染,那些自許為「自由派」(liberal)的人士,那些公開要求社會改革的異議分子,那些鼓吹種族平等的街頭運動者,往往就被視為「同路人」,而「同路人」即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蘇聯的間諜,就是美國的叛徒。作家的文字受到嚴苛的分析和檢查,不合規格者往往就被沒收護照,撤銷美國公民資格。寫有《一個推銷員之死》的名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就曾經因為被放逐而潦倒異國。「愛國專家」胡佛(J. Edgar Hoover)所主導的聯邦調查局成為一個龐大的、對內開打的戰爭機器。


 1950 年麥卡錫的危言指控之後,各州即有大大小小的調查委員會成立,形形色色的「黑名單」和「灰名單」到處流傳。凡是名列黑名單的人,即使是教師或工人,也很快就面臨被解僱的厄運,而且黑名單如影隨形,他們幾乎再也找不到工作。灰名單上則是有嫌疑的分子,一旦列名其上,別人也就敬而遠之。有些人為了自保,揭露同學、同事、親友;有些人甚至以捏造、誣告來了結個人私仇。這種風聲鶴唳的氣氛,連駐外單位也不能避免:1953 年,麥卡錫調查委員會的成員科恩(Roy Cohn)和席尼(David Schine)展開美國駐外文化機構的調查。一回到國內,他們就主張各大城市美國文化中心的圖書館都應迅速進行清理,因為書架上堆滿了「共產黨的書籍」,理應全部燒毀!


集體性的恐共、仇共情結


 二次大戰的結局讓舉世都見識了原子彈的威力,美國也因此興起依其面貌重塑世界秩序的雄心壯志。但是,1949 年,蘇聯也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同年,毛澤東在中國大獲全勝。翌年,韓戰爆發,美國從二戰勝利的狂歡中驚醒過來,發現世界正在逐漸脫離其掌握。為了展現其領導世界的努力與決心,美國介入了韓戰。


 美國本土「獵巫運動」的全面開展及宣傳,塑造成集體性的「恐共」、「仇共」情結。美軍是帶著這樣的情結進入韓國戰場的。韓戰於 1950 6 25 日爆發,翌日,美國即緊急調派駐日部隊開往朝鮮半島。6 27 日正午,杜魯門總統公開聲明,對朝鮮戰事進行武裝干涉,艦隊並隨即開入台灣海峽。當晚,在蘇聯代表缺席的情況下,美國操縱聯合國安理會追認出兵朝鮮的既成事實。集體性的恐共、仇共意識在戰場上發酵,變成對「疑匪」,對可能的「附敵者」無情的獵殺。麥卡錫主義渲染下的「萬惡共產黨」激發了美軍的嗜血慾望,並在戰場上通過機槍和炸彈獲得最大的滿足。


 美軍一進入南韓境內,即進行堅壁清野,肅清潛藏的人民軍。許許多多逃離戰亂的難民,卻因此死於非命。上級的指令是:可疑的避難者,無條件射殺。美軍屠殺良民的事件,近幾年來才逐漸被揭露。「老根里事件」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1950 7 26 日,第一機甲師團所屬的美軍在忠清北道永同郡老根里的鐵道旁,活生生射殺了 300 名避難平民,只因為他們的身分被懷疑。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屠戮,在戰爭過程中層出不窮。根據南韓民間團體「良民屠殺對策委員會」的調查,光是國防部紀錄有案的,就有 37 件之多。北韓當局的統計資料當然更為龐大:僅僅在戰爭初始的 1950 7 月一個月內,美軍即在南韓 13 個市道,共屠殺了 42008 人。


  1950 10 月,美軍開始往北韓推進,在「焦土化計劃」的指令之下,被無辜殺害的平民更是難以計數。據統計,僅僅到 1950 年底,即有 17 萬以上的平民死於美軍的屠戮。其中,在信川郡被美軍殺害的即有 35383 人,占當時該郡總人口數的四分之一。


 美軍在韓戰期間對平民的大量屠戮,除了因集體化恐共、仇共而衍生「獵殺紅匪」的亢奮情緒之外,種族歧視也是原因之一。手無寸鐵、黃皮膚、矮個子的韓國百姓,在手中握有精密武器的美國大兵看來,是劣等民族,其生命低賤如土。恐共、仇共情結加上民族優越感,塑造出一批又一批冷血的殺人機器。這些殺人機器在越戰中造成更驚駭聽聞的人間慘劇。


以殺人為樂事的「終結者」


  1965 3 月,詹森總統派遣兩營海軍陸戰隊登陸越南峴港,美軍正式捲入越戰。到 1975 4 30 日自西貢撤退為止,十年之間共有二百多萬美軍在越南服役。25 年之後,這些越戰老兵如何看待這一場戰爭呢?今年有一部集體拍攝的紀錄片發表,名為《冬日戰士》(Winter Solider),由越戰老兵敘述他們自己對戰爭的記憶。從他們的敘述中,可以了解國家機器是如何抑制他們的道德意識,如何激發他們攻擊、侵略的動物天性。他們提到教戰手冊中的句子:「一個活著的越南人,就是有越共嫌疑的人;一個死去的越南人,就是真正的越共。」「如果一個農人在你接近時逃跑,那麼他是越共;如果他不逃跑,那麼他是聰明的越共。在兩種情況之下,都必須將他射殺。」


 這樣的戰爭邏輯,將每一個美國兵士都變成以殺人為樂事的「終結者」。老兵們還談到,當時的「獎勵制度」是:以越南人的耳朵(不管死的、活的)換取罐裝啤酒,耳朵數目越多,喝得越是過癮。至於焚毀村落、強暴、刑求、以小孩為槍靶……更幾乎是每天的例行故事。美軍當然也拘捕了不少戰俘,由直昇機運送到集中營。但是,老兵說:「我們被教導,要算戰俘的人數一定要等到直昇機降落之後,因為,有一部分,早就在飛翔途中丟了下去……


 美軍最後是屈辱地離開了。但是,美軍在越南使用了 1500 萬噸爆炸物,4200 萬公升落葉劑。戰後 25 年來,依然有 38248 個越南民眾死於未爆彈,有 1000 萬人受到落葉劑的毒害,落葉劑污染地區的畸形兒比例特高,越戰的傷痕將延續好幾個世代。


 韓戰作戰人員的死亡數目,南韓 30 萬,北韓 52 萬,中國 90 萬,美國 14 2

TAG: 人文

 

評分:0

我來說兩句

顯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